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舞台剧

这就像是绘声绘色的电影,人穿梭来往,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他们摆的手势,一言一行,都像舞台剧一般,在餐厅方形的空间内,在头顶的白炽灯下,所有的一切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绝妙的空间。

穿着橘色短袖寸头的盛饭男人,他的肚子微微前凸,头低得很下,把餐盒饭菜递给他的时候,他熟练的在称重机上摁下数字。

厨房是昏暗的,如果不回头我甚至都不会看到,里面的灯管因为不及时清理久而久之沾染上许多油腻的污垢,墙面的瓷砖看起来已经不太像白色,黄色的油渍根深蒂固的覆盖在上面,同时还有炒锅旁边飞溅油和菜末的杂质粘合在墙上。厨师穿着白色的衣服,光头,肥硕的肚子把衣服顶起来有褶皱的线条垂落,他就像那些电影里邪恶又带着些许怪诞的坏蛋,随时可能从身后拿出一把血淋淋的厨刀笑出一口黄牙。

这个餐厅的人大多数都是男人,刚进去的时候,里面只留了两个角落里的座位。

吵吵闹闹,断了臂的男人用左手扒饭,脚翘在桌上,穿着廉价磨平低的拖鞋。

另一个男人走之前特意把一瓶邵阳大留在店面,他叮嘱小二说要晚上来了喝帮他留好,随后咂吧咂吧嘴手插口袋离开。

活生生的人来来往往,只是看一眼,又似不小心偷睹千面人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