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成为厄洛斯

“普绪刻,请你不要点灯,千万不要点亮光,”厄洛斯对她说,“现在,我就是你的丈夫,只要你不望我的容貌,也不需问我姓甚名谁,我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所有女人中最幸福的一个。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语,你便会后悔莫及。”

夜幕降临,等待厄洛斯入睡之后,普绪刻来到床前,她点着油灯紧握匕首,把灯找到他脸上。此时此刻在普绪刻眼前安静酣睡的不是怪物,而是拥有金发碧眼的美少年。铺绪刻两手发抖,接着不小心把油灯的油滴到熟睡的青年人肩上,因为油滚烫,厄洛斯被惊醒了。

“你太过分了,”厄洛斯惊醒叫了起来,“你怀疑我,不听我的劝告。现在你揭开了我的秘密,但是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呢?你原来想完全拥有我,但是现在却会完全的失去我。”

他说完这些以后就起床消失了。普绪刻万分悲痛,但是无论如何都再也找不到对方。

                               ——载录《厄洛斯的爱情》

希腊神话太美了,小时候读不懂,现在读起来感觉有更加深刻的意思在里面。厄洛斯本身就是爱神,普绪刻做为公主被美神嫉妒而被迫放逐到山谷,是爱神的宫殿接纳了她,并且娶她为妻。普绪刻因为不信任爱神导致他们分开了,但爱神还是原谅了她,在她濒临死亡的时刻挺身拯救她,最后还去众神之王面前让所有人承认他们的婚姻。

这大概就是——“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那拥有我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爱情也脆弱不堪。但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所有的原则比起你都变得一文不值,只要看见你落泪受苦,我还是会一遍遍回到你身边。”

其实每隔一段时间再回头看自己以前写的一些东西

会觉得生涩又枯燥和喝白开水一般

每次当我真正想表达自己的时候

反而不会用华丽的修饰辞藻

大概是因为

仅仅是表达自己想法这件事已经足够艰难了吧

毕竟语言是非常重要又精细的东西

一旦说出来,就有被误解的可能

在写的时候我一心只想尽我可能准确的阐述自己的所思所想

其实还是不算真心

有的时候我觉得如果全部真心都写出来

就和把自己摊在别人面前一样暴露

这样子大概就会因为被人看破

而变得忐忑害怕了吧


偶然翻到了
充满着温暖气息的备忘录
感觉已经过了很久似的
那个时候阳光明媚
海岸线一望无际
而现在窗外的雪
还有些许未来得及化

我有时候会在路上看见和你很像的人

哪怕知道不是你

还是会忍不住的跟着走很久


我有时候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笨的人

前些日子在逛淘宝突然逛到了本书,因为名字被吸引,然后报着好奇心的加入了收藏。名字叫做《世界上最危险的书》曾经被多次禁止印刷发表。和Shawn当趣事说,我记得她当时似乎也只是敷衍性的回应了几句,没有太在意。

圣诞的时候我们坐车回家,我记得那天风好大,外面的树都光秃秃的,路上没有行人,特别冷,我们急着进家门提着便利袋抬头看着头顶闪烁的红色数字,在等电梯的过程里,我被冻得打颤,便随口问她圣诞节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接着当我听到她说买了阿衰大画集的时候,比天更冷的大概就是我的心了吧。

“别开玩笑啦!”

“真的。”

“不是……为什么是阿衰啊?我不喜欢的啊。”

“怎么有人会不喜欢,小学大家都看的。而且你不是一直想要画集吗?插画漫画的那种?”

我:……(我承认那一刻我很难过,这种难过一方面是害怕她真的买了阿衰,另外一方面是介于一种纠结她是不是骗我的,如果是她会不会买了什么别的奇葩礼物送我的情绪。)

于是,再然后我就得到了这本书,名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书》,一本在淘宝上卖到八九十的小说,厚得和砖头一样,里面全部都是字,加上翻译文自带的乏味,直到今天我甚至没有打开认真看完一章。

我承认我没有那么喜欢。我骗了她。

Shawn真是一个傻里吧唧的人啊,她自己平时根本不看书,除了《龙族》基本没有她说得出名字的小说,就算是《龙族》也是在kindle上看完的,我还记得初次去她家被她书柜上寥寥无几的五本书惊讶到,以为是她收起来了,后来才发现是她真的只有五本书,其中还有一本教科书。

她不喜欢看书,不喜欢学校,可是她喜欢我。

所以明明不懂小说也不懂选择书的她,只懂傻兮兮的买我随口提过的一本书,觉得“特别好奇”的书。

这大概就是这个笨蛋的魅力之处吧。

书的本身我是没有那么喜欢的,但是一想到她悄悄的瞒着我买再悄悄的送给我就非常感动,呆头呆脑的样子,自作聪明的样子,多愁善感的样子,笨拙的可爱的温柔的样子。

所有我喜欢的样子。

便觉得非常喜欢她送的这本书了。

如果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书——那么喜欢她这件事大概是我做过最危险最勇敢的事吧。

温柔而有力量

“我如踉跄中酒 郁郁沸沸不舍昼夜”

有时候感觉自己大概过于清高 在很多事情上因为坚持自己 无数次无数次的摔跟头

为什么不示弱呢

很多时候示弱是对方最想得到的结果

满足对方的自尊心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种事情算是“聪明”还是“愚蠢” 我真的搞不太懂 曾经听过一句话 如果和你遇见一个聊天可以让你感觉到非常轻松舒服的人 那就说明对方的情商在你之上 从头到尾都在配合你 这让我感到很可怕 因为可能我认为的缘分和默契 不过是他人的修养和习惯 于是对外界建立的信任感很容易瞬间崩塌 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可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复杂 什么事情冒险的去尝试比想当然的结果当一个胆小鬼要好 因为至少 你实现了一种可能性 得到了一个以前可能意想不到的结果 甚至可能仅仅是一念之间 你离事情的真相就进了一步 你对一个人的了解便转化为成为理解

没有绝对的好坏 所有的一切都是自身所经历感受到的冰山一角

  “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 知道得越多就越撕裂 但同时也会有着同痛苦相对称的清澈 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 ”  所以我经常安慰自己  苦痛是值得的 因为每一个人都是驾着血肉之躯的轻舟 横渡波涛翻滚的人生之海 因为每一个人都有难隐之痛 都有不堪回首

随着年龄我知道自己不得不开始接触一些社会上的事情 也不得不处理很多关系 不得不懂得把自己那一点清高放低重新认识世界 尽管如此不想成为 为了目的不要脸的人 也不想成为 为了情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这个世界的锋利和坚硬 可能让人难以生出要改变它的冲动 但最重要的是 不要被心怀叵测的人影响而失去自己原本的善意 每个人都会犯错 你可以不原谅他们 但是不要怨恨或者报复回去 因为这会不知不觉的让你成为他们一样的人 然后继续伤害曾经和自己一样的人  最终后知后觉的失去自己最宝贵的品德

人和人之前是平等的 但是比平等更加重要的是尊重

尊重长辈 老者 师长 家人 以及爱人

永远心怀善意 同情 理解 正直和情怀

总结而来就是 成为一个待人处事都温柔而有力量的人

这大概是2019年的愿望

在初雪的时候
回到我最爱的小角落

就算圣诞节没有奶茶

“你不记得梦的开头吧,总是突然就这么身置其中。”

我还没有找到正确度过冬天的方式。戒糖的第一个星期,我像吸毒般怀念奶茶的味道,同时怀念的还有喝奶茶的日子,陪我喝奶茶的人们。

今年圣诞节街上没有太多气氛,可能因为不被崇尚过“洋节”,街上除了几颗不大不小的圣诞树孤零零的竖着扯着灯基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初中我有一段叛逆时期,在学校严厉禁止买喷罐的玩时候,同样也是圣诞节,我和学长学姐去街上买喷漆和喷罐,日常平淡无奇的放学在路上因为跑跑跳跳的把泡沫喷得对方身上全部都是而变有趣,当然更加刺激的是做禁止的这件事本身,所有的动作都带着心惊胆跳的意味。

我们会在一些私家车的玻璃上恶作剧喷字,通常都是写“xxx大笨蛋”如此心照不宣的话语,那些白色的泡沫不出一天就会自动脱离,可青春期暧昧不清的感情不会就此消失,它们带着浓烈的味道,刺鼻的香,像酒精,像麻醉催眠尚未成熟的心智和所剩无几的理智。

在学校旁边的小商铺学姐买了包槟榔每个人发一个,塞给我的时候我握住它就像握住一颗糖果——“圣诞快乐啊”大家如此互相道笑,然后继续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朋友牵着我走在最前面,她带了酒,喝的时候耳垂可爱的泛红一脸笑意,我们一行人里她喜欢的男生就在她身后咫尺的位置,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快乐还是醉酒,那是瓶微醺。

有男生走到我们旁边,一边嚼槟榔一边笑眯眯问我们有没有吃过,我神出鬼差的点头然后洒脱的拆开丢进嘴里。

其实没有。是第一次尝。

原本我以为和口香糖一样的玩意,结果在口腔里像洗衣机一样搅几乎要把我口腔搅烂,不出三分钟舌头就开始疼痛,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槟榔让我走路开始有种轻飘飘的感觉,像晕眩,和做梦一般。

这种晕在我几年后第一次抽烟也有过。

于是带着这种疼痛和快乐我们一行人走了好远的路,每个人浑身都被泡沫打湿,校服留下一深一浅的痕迹,回家的路上几乎每一个路口就会离开一个人,到最后留下了我和朋友,我们在地下通道挥手,把对方身上的泡沫整理干净然后对视莫名其妙的笑了好久。

这种日子不再有了。天暗下去,路灯齐刷刷在她身后亮起来的时刻,我突然这么想到。整理结束我留下她头顶的一小片蓝色泡沫,因有这个标记她在人群中变得特别,从远处见好似头顶飘着一朵小云。

那个时候我以为留下特别的标记就一定可以从人海茫茫里轻易的找出对方,很多年过去了我才明白,留下痕迹只会让你更加看清楚人是怎样的消失。这种消失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故,不是有什么不愉快,不是沧海桑田的改变,一切都很好,所有的事物都向好的方向发展,你们都很快乐,直到最后一次见面你们依旧非常珍视对方,但是自分离往后,时间每过一天你们之间的交集就少一天,每向未来迈进一天你们的轨迹就更遥远一天,如此一天一日,你们再没有见过面再没有说过话再没有勇气寻找对方。

可笑的是,物是人非,可曾经标记还在。你还是可以看到她,就在你视线的边缘,一个闪烁的光点。

所以我才得以能在今天漫无目的写下这个无所谓意义的故事。关于圣诞节其中之一的回忆。

今年想起来,没有太多可有可无的计划,通常是能做什么做什么,想到什么做什么。这种状态很自由,也很不负责任,没有太多效率完全是凭借心血来潮坚持下来。一年的时间是很快的,其实不止一年,很多年都是,有时候仅仅是翻出旧物,偶然看见上面的手写日期都会在一瞬间恍惚隔世。

“我以为久到如同上辈子的事,原来才不过那些年。”

这种感慨一闪而过,很多时候不敢细想,因为一旦抽丝解蛹我了解一定会因为种种遗憾变得非常悲伤。有什么遗憾的呢?想起来很多事情其实都了之,就像电影画面跳转,在鹅毛大雪的江边,在灯火辉煌的楼顶,在只有影子的教室,在千人之上的舞台,在空无一人的操场,在暧昧幽暗的电影院。

而现在,电影停在一间开着加湿器的房间,可以听到风吹门响的声音,橙色的光映在正方形在墙上,空气中有冷空气的清爽,Shawn的呼吸声。

她睡觉太不安稳,经常动来动去的轻易就能把被子里的热气拱出去。很晚了,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和她说好多话,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圣诞愿望,没有来得及为我们之间做点什么。

但是这样也罢,关掉手机,翻身就能抱住她,明天睁开眼睛,弯腰就能钻进她怀里,这种日子就算没有奶茶也很甜吧。

圣诞快乐

你要成为奔跑的风

散落的云

所有的光与热

所有的爱与羁绊

成为断缰的马

成为北国的雪

成为我触手可及

望而止步的

自由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