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穿同一条短裤的女人在绿皮火车上】

一整个下午Shwan因为可以逃课出去旅游而变得特别开心,那种形象让我联想到小学用烂的比喻,开心得像一只的小鸟一样,我活这么多年才终于见到了实体。她走路都是带颠的,外八大步流星迈,然后脸上挂着可以称之为嚣张的笑容……而我在她旁边就显得格外老年人的平静了。

虽然明明几天前她还嫌弃去得不够远而兴奋不起来,现在却恨不得马上分分钟钟搭车走人。

联系了接车,也安排好了五星级酒店,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开开心心的把票取了,走到进站口把身份证车票一放,验票口机械的女声一直重复着:“还未到进站时间。”旁边的路人帮我们看了看车票,说没错啊,是还有半个小时,可以进站的,之前好多人都进站了。于是我和Shawn疑惑的去人工检票口,那个带着橘色帽子的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的拿起我们的票和身份证看了看,在电脑上扫了些什么,然后露出困惑的表情。我和Shawn也不解的对视着,提着行李箱站在狭窄的通道里像木头人。

“你们这个票,是21号的。”终于那个女人开口了。

“嗯?”

“今天是7号。”她说着把票和身份证还给我们,“你们去售票厅换票或者退票。”

可能太过于突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火车站到处都是人,我们拖着行李穿过人群往售票厅跑,刚刚下过雨的地面,还有水洼,我看见自己的包被打湿了,但是完全顾不上,只想着快点,要赶上火车。

售票厅的人很多,特别是换票的窗口,处理很慢,我们在过道里排队,Shwan很失落的不说话,票是她订的,我想她一定很责怪自己的大意,但我完全没有责怪她的意思,笨拙的安慰她我们是乐极生悲,就算买错票也至少比呆在学校上课开心。

火车票换票处理要很久,久到赶不上火车,只能退票等下一趟,凌晨三点到张家界的班次。于是原本现在这个点应该是快到张家界的我们,现在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室等待着去张家界的火车,Shawn在我对面打着开罗游戏,我在码下这些毫无意义又漫长的文字。

在等火车之前,我们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消磨。

我们提着行李箱买了想喝很久的奶茶,接着转来转去找到一家正宗北方的饺子店坐下,透明的大窗户,里面暖呼呼的,水蒸气在玻璃上,我们在靠里的位置,可以看见前面几桌在擀面包馅捏饺子皮的工人,他们在暖色的电炉旁边,穿着厚厚长长的棉袄围着蓝色的围裙,一边用北方话聊天一般干着手上的活。

这种感觉就像穿越到爷爷奶奶的时代,一切都是手工的,带着生活味道。就像我小时候,家里过年前开始包饺子擀面,我是南方人,但是爷爷奶奶父亲是北方人,以前在青海生活,于是家里也有从北方带来的习惯。

在小时候奶奶就喜欢给我做各种北方的小吃,买来面粉,专门买了擀面的机器,自己做粗粗宽宽有嚼劲的面条然后浇上带着肉沫的杂酱和酸黄瓜丝,满满的一大碗面,总是可以吃得干干净净。除了面条,还有面坨坨,面皮,把面粉一点点撕下来,然后一个个丢进锅里,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个子不高,就总是踮着脚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觉得新奇又有趣。

回来再长大点,我开始帮着奶奶包饺子,在客厅大大的大理石瓷砖茶几上,说是帮奶奶包饺子,倒不如是自由“泥塑”的创造,我把面粉捏成各种形状,兔子,米老鼠,还有汽车,然后一手一脸的白色面粉,像一只大花猫。

后来我也有老老实实学会包饺子和粽子,只是我包的饺子粽子在众多饺子粽子中格外特别,因为都是煮着煮着散架的,从水里捞都捞不起来。

我没有想到还有正宗的北方面食店,那一大碗手工杂酱面让我一下子回忆起童年的点滴,现在过年,已经不再做年夜饭和饺子了,在餐馆订一大桌菜,请几个客人,热热闹闹的来,又一哄而散,过年城市不允许放鞭炮,也再也看不到楼下有孩子的打闹声。

买的黑玛瑙,金眼黑曜石到货了,我拿给Shawn,两个人一起用弹性绳串好,这些是可以带来好运的石头,我们都相信这一点。

吃饱喝足了我们走在大街上,无意义的聊天,但是的确开心了起来,Shawn形容我的笑声像打雷,我骂她明明是像风铃。我们在路上笑得前俯后仰,似乎什么都不糟糕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