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抵达清迈的第一天晚上,在Homestay冲了一个澡便迫不及待的踩着拖鞋,穿着黑色吊带漫无目地在街头散步,头发都懒得吹,任其自然的让它顺着脸颊直接流到锁骨和肩膀上,也因为没有干,洗发水的香味可以愉悦的将人甜甜的环绕着。

清迈的夏天如果不是下过雨到处都是很干燥的,干干净净的风,明晃晃的日光,五颜六色的楼房,雕栏玉彻的寺庙。在黄昏后,还有些淡淡的余光被遗落在天空,目光所及的皆是绸布般丝绒的蓝色,路灯寂寞的亮着,在暖色灯光下的小屋,恍惚之中,此景更像是来到了日本。通亮的橱窗里面,有着精致的手工物和独特的艺术品,伴随着门口的风铃声,从夜色中推开的店门就好像抵达了一个进入其他世界的通道。

711的水蜜桃汽水很好喝,水汽让瓶子朦朦胧胧的好让光镀得更可爱些,冰冰凉凉的一口下去就好像可以稀释掉夏日留下的热度和黏稠。

就像张爱玲那绝妙的句子。

夏天的日子一连串烧下去,雪亮,绝细的一根线,烧得要断了,又给细细的蝉声连了起来,“吱呀、吱呀、吱……”

在初雪的时候
回到我最爱的小角落

【游记】福建惠安

“你所到达的每一处 都是必经之路”

我是不喜欢的 从第一次听说这里 到最后抵达这里 我都非常的不开心 我讨厌这些矮矮破旧的楼房 因为《大鱼海棠》土楼取景而火热起来的乡村 过度商业化的景点 不和胃口的食物 还有白天刺眼的光芒 随处可见的游客

晚上 房间里都是打游戏的声音 也没有找到适合画画的风景 索性一个人到天台上抽烟 吹着冷风 抬头突然看见满月和星辰 周围被山环绕着 远处的楼房有一点明灯 路灯的光沿着公路孤独的排列 黑瓦建成棱角分明的檐 突然觉得这里没有那么讨厌

凌晨十一点 这个乡村还是非常热闹 烧烤 人群 摩托车 闪烁的招牌 我不觉得这儿是所谓的古镇 比起古香古色 这里更像是三线城市 唯有走到山附近 更加深处的地方 才稍微感觉到一点农村的生活气息

我已经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生活 只有勉强从一些老人身上捕捉到一些故事 更深处的地方 篱笆立起来的地方 还有种满茶叶和鲜花的地方 我遗憾没有看更仔细一些 比起连拍照都要收费的古楼 我更喜欢去当地老人家里看看

他们大多不会拒绝我 反而热情的笑 让我在一旁看着他们处理茶叶 记得在一个小院子里 绿色的茶叶铺满了地面 老人拿着铲子把晒了一天的茶叶堆砌起收好 小孩子坐在茶叶堆里玩耍 就像玩沙子一般 把茶叶丢到空中扬起来非常开心 看到我的时候 女孩子还有腼腆 齐耳的短发 躲在门后面悄悄的打量我 我对她笑的时候 她才跑出来在我身边打转

在一些人家里 是有机器处理茶叶的 一个火炉加上巨大的翻转机器 茶叶倒进去 就是“炒茶” 接着拿出来用布包着倒进压制成长方形的机器里 茶叶就会变成一个又一个的茶块 再接着把茶块丢进粉碎机里粉碎 如此过程需要重复几遍才能成为成茶 这些都是那对爷爷奶奶告诉我的 一边干活一边很热情的介绍 还允许我拍照 即使他们不太听得懂普通话 还是很努力的和我沟通 那些茶叶是铁观音 是父亲最喜欢的茶

走在路上 随处可见路两边的竹篮 竹篮里面放着鲜红的花 像果子一样丰实 那是洛神花茶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洛神花 平时我只在花茶罐里买过成品 它泡出的茶带着甜酸的味道 红色的非常好看 通透晶莹 看起来就像饮料的颜色 我喜欢在做水果茶的时候放上一点点染色 最后加上冰块和一片柠檬 这种花 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非常漂亮

我对茶叶是热爱的 如果有机会很想自己采茶试试 茶叶这种东西很神奇 吃饱东西可以解油腻 困了喝可以解困 热了可以解暑 冷了可以暖肺 可以做茶枕茶包 可以做调料做菜 还可以泡饭 不仅如此和咖啡相比喝了还不长胖 只是很遗憾 一直没有太多机会对茶叶了解多一些

可能所有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 不管好坏 喜欢或厌恶 这些都会成为成就一个人的一部分 曾经我讨厌那些教会我抽烟的人 讨厌那一段抽烟的日子 但是如今 我也很感谢当时自己的经历 如此 在我难受困扰的时候还可以抽烟缓解一些不愉快 可以因为抽烟怕打扰别人到阳台上 不小心看见一头星空的美丽

最近的日子身边的很多人都不愉快 朋友每天和男友吵架 有时候闹得非常厉害 于是我也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清楚很多东西 比起成为中心或者找到存在价值 我更加想谦逊一点 做一个不伤害别人 不打扰别人的人

尽量不给身边的人造成困扰 不对他人指手画脚 不要将负能量和脾气随便传递给别人 因为很多事情没有所谓对错 仅仅是单纯的从“自己的角度”做出的批判罢了 比起管他人闲事 和争论对错 倒不如认真的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

我对自己的了解总是甚少的 我曾经是一个非常脆弱的人 可能现在也是 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从前我因为害怕不被理解而喜欢表达自己 现在渐渐的不那么在乎了 比起表达我更想做 比起别人评论 我更相信自己认可

其实更多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是“套中人”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被环境教育影响的 除了世界观 我感觉自己的情绪也被套在常规里 比如 一些事情我只是受到了“应该”的影响而做出反应  但是这个真的是真实吗? 真实的自己真的会为此快乐或者悲伤吗? 如果我还是一个小孩 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快乐悲伤吗? 如此一来 我就发现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必要的 那些情绪大多都是被自己的“常识”放大罢了

实际上 我没有那么快乐也没有那么悲伤

我急着回答别人的问题 急着表面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但是实际上我发现自己不过是自尊心作祟 很多事情我并不了解也并没有经验 对于回答也没有认真 甚至有时候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自己

一直以来 我都很害怕自己没有个性 没有特别之处 后来才发现 这个想法本身就是平庸之处 其实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是特别的 所以大多数人都急着表达自己 急着“不输”给别人 而放弃做“自己”

如此 我倒不如慢下来 诚实 谦逊一点 没有打算的事情就说没有 了解不多的事情就说不知道 对于表达多去行动

就像茶叶一样 经过采摘 日光晒干 炒青 揉捻 团揉 渥堆 干燥 紧压 蒸 压 放置如此繁琐的过程 才可以从树叶般不起眼的叶子变成价值更多的茶叶 人应当也如此吧 所有的苦难 都是加冕 而所到达的每一处 都是去往终点的必经之路

无意义又美好庸俗的拍云照

漫天漫天粉红色的羽毛

【拆迁03】
其实我一直觉得摄影不是停止而是动态的,照片可以做的只是捕捉,但是里面的一草一木在下一秒都会改变,这样才有故事性。
落在久水盆上面的叶子,现在漂着,下一秒就可能被老人从水里挑走。被人养在院落角落的奶猫警惕的看着周围,全身蜷缩在一起马上准备逃跑。一簇簇开放的花有一支被折断,可能去了某个人家中的窗台上,又亦或送给了某人。
一切有故事性的图案,蔓延出的都是儿女情长。

【拆迁 02】
这些花白色紫色红色一簇簇拥挤的开放,想必平时被人照料得很好,郁郁葱葱的爬山虎爬满斑驳的墙面,阳光投下来照出很漂亮的绿色。
都是被人深深爱着的。
每一个贴着福字的房间,都是带着期望的地方。每一处布满植物的院子,都是满怀浪漫的起点。每一个推开可以看见树影婆娑的窗口,都是安逸平静的岁月。
难以置信,这些美好即将消失。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你说这些是对的,那又为什么又会让人这样心痛。

【拆迁 01】
这个大概是会慢慢拍一个系列,记录这些即将消失的地点。母亲为了方便工作买了一套二手的旧房子,靠近地铁口,在三年后便会拆迁。今天走在小区里,感觉这些藏在高楼后面的居住楼有着许多惊喜,层层叠叠的树荫下面,是各种生活的透写,比高楼大厦来得有人情味,人和人好像还活在二十年前,失去便捷的通讯,在被植物环绕的隐秘之地,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