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①件有趣的事


我突然在想一件有趣的事。

枯萎的感觉会是什么?

花并不是一瞬凋落枯萎的,它们必须缓慢且慎重其事的接受死亡,因为从她们的最后一片花骨朵也舒展绽放开来的时候,往后的每一个瞬间就是加速超死亡奔赴的每一秒。

它们会不会感受到汁水从身体的枝干和花瓣里渐渐退去?就像日落时分的大海一样,浪潮带着泥沙扇贝卷入大海留下水深深浅浅纹路的干涸沙滩。生命从身体里开始抽干,枝干开始卷曲,花瓣掉落离开的时候,会不会同掉牙一样,一瞬的疼痛解决了之前摇摇晃晃藕断丝连的关系?

帮朋友的电影做美术设计,聊到了他电影的一些想法,他说 ,“我觉得我这部电影是有点隔离 因为真实的情感就是这样没有大悲大喜 生活人生就是这样徒然而过 但是即使在当下认为非常碌碌无为和被浪费的日子 最终还是能在循环中找到人生的含义。”

我的青春,发生很多激烈的故事,但这并不让我快乐,也没有增加我谈话的谈资,很长一段时间我承担了很多同龄人不应该承担的负担和压力,这一度让人非常痛苦。

长期的苦痛衬托得让自杀死亡这件事都变得美好起来,带着解脱和自由的意味。有的时候我希望发明一种死亡胶囊,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只需要吞下装死昏睡过去等一切结束再按时醒来就好,这样当我遇到不可避免,无路可逃的时刻我就吞下一颗,死上一段时间再醒来重新面对修复好的一切。

我们可以活得很激烈,像电视剧一样每日腥风血雨和狂涛骇浪,但在现实的生活中大风大浪的事情,可能最终的表现形式都是平静的,就像灾难通常会悄无声息的来。

最重要的事,最绝望的时刻,最无助的落魄,这些无法用语言形容也无法在第一时间立刻流泪,只是僵硬着,要用很长的时间说服自己缓慢的接受,再多的冒险亦胆颤早在内心悄无声息的完成了全部活动。

那颗心就这样。

“吧”地一声。细微的碎掉了。

你看,枯萎和流泪都是非常安静的事,甚至死亡也是,在医院重病监护室总是安静的,只有偶尔有推车轮子和瓶瓶罐罐药水的碰撞声,病人们在床上看着窗外或者时不时雪花的电视这一切都悄然无声。放弃是安静的,离开是安静的,失望是安静的。而什么时候非常吵闹呢?大概是挣扎的时候吧,当人拼命的想表达想发泄想抓住救命稻草想在逆流中扑腾的时候。

但,相爱也是安静的,往往开始只是一个眼神接触,一次肢体触碰,一句心口的话。任何的一个时刻,只要是爱上对方的时刻,这个世界就是静止的,你看到的画面是缓慢的,所有你身边的场景就像按下慢速键,所有的喧嚣都安静下来,安静到只有加速的呼吸和心跳,其他的一切成为了模糊的冒着晕晕水雾的背景。

什么样的照片,什么样的笑容,什么样的头发触感,什么样的衣服带着甜橘香味,什么样的光透过耳朵看得清晰血管,什么样的走路姿势和节奏。

什么样的背影,什么样的房间,什么样皱紧的眉,什么样的张开巨大漆黑口的行李箱,什么样的没完没了的梅雨季和寒冷,什么样的对白在深夜打出又被吞没得了无了踪影。


其实
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安静了,


捕捉不了
也听不到。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