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抵达清迈的第一天晚上,在Homestay冲了一个澡便迫不及待的踩着拖鞋,穿着黑色吊带漫无目地在街头散步,头发都懒得吹,任其自然的让它顺着脸颊直接流到锁骨和肩膀上,也因为没有干,洗发水的香味可以愉悦的将人甜甜的环绕着。

清迈的夏天如果不是下过雨到处都是很干燥的,干干净净的风,明晃晃的日光,五颜六色的楼房,雕栏玉彻的寺庙。在黄昏后,还有些淡淡的余光被遗落在天空,目光所及的皆是绸布般丝绒的蓝色,路灯寂寞的亮着,在暖色灯光下的小屋,恍惚之中,此景更像是来到了日本。通亮的橱窗里面,有着精致的手工物和独特的艺术品,伴随着门口的风铃声,从夜色中推开的店门就好像抵达了一个进入其他世界的通道。

711的水蜜桃汽水很好喝,水汽让瓶子朦朦胧胧的好让光镀得更可爱些,冰冰凉凉的一口下去就好像可以稀释掉夏日留下的热度和黏稠。

就像张爱玲那绝妙的句子。

夏天的日子一连串烧下去,雪亮,绝细的一根线,烧得要断了,又给细细的蝉声连了起来,“吱呀、吱呀、吱……”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