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奈奈与娜娜】

图片是《NANA》里的印象深刻一句台词,看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拍了下来。

每个人都想得到温暖填满自己的空虚,不停不停的,渴望拯救和陪伴,拼命拼命的想从“命运”里逃出去,想从“大魔王”手下溜走。特别是,在我们都还太过于年轻,做什么都太用力太认真的日子里。爱和狠,都太用力。

过于爱又过于恨,最终发现根本没有彻底的爱与恨,就像没有彻底的好与坏一般。于是,所有的感情都变得模糊不清,暧昧纠缠,更加让人心烦意乱,无法忘怀。

这几天又开始了连绵不断的阴雨,南方的雨总是这样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十天半个月看不见太阳。我不喜欢这种天气,即使开着电热毯在被窝里,也还是觉得身体寒冷。

因为冷和雨。也没有经常外出了。Shawn非要买的篮球丢置在房间角落,瑜伽垫也变成了摆设。每天去的最多的地方还是书店和附近一家装修很好的生鲜超市。

学会了做土豆红烧肉,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复杂的菜”其实也是可以做出来的,真是难以置信啊,明明一年前,我连菜都不会切。

香料准备桂皮,花椒,八角,孜然,肉下锅之前需要先煮熟把肉沫去掉,接着切好姜片蒜片,热油下锅,炒出香味之后再下肉,之后再加其余的调料等等煮。

我喜欢冬日里看着锅炉烧出白色的烟,飘扬直上,适当的拿勺子进去搅动,就像童话里做汤的老奶奶一般。

每次联想到这些就会心情愉快,接着忍不住掀开盖子闻香味,甚至偷偷吃上一点。如果在汤里加上适量的冰糖,肉还会有甜甜酥酥的口感,晶莹剔透的吃进嘴里,几乎是入口即化。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食物非常重要。吃到好吃的就会一下子开心起来,以前对食物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除了奶茶,糖醋排骨,日料,几乎不喜欢吃别的任何东西,甚至因此得了急性胃病。但可能也因此,在那时,所有的温暖都想从人身上获得吧。

“如果对食物和生活没有兴趣,又不能从他人身上得到温暖,那要怎么活下去呢?”

“可是也想活下去。所以不得不依靠他人,不想继续寂寞下去。也想成为谁的不可替代。也想变得重要起来。想有人可以成为我努力的目标。”

就是全部的欲望,卑鄙,可耻的利用别人的温柔,善意,好理所当然给自己活下去的力量的全部借口。

人的欲望是会越来越大的。

从一开始只是想看见对方的笑容,到最后想占有对方的全部。这个过程有时候可能一句话都不需要,只是一个眼神足够鬼迷心窍。可惜我那个时候并不懂这个道理,固执的认为是自己“有问题”,所以拼命的克制欲望,其实,人没有欲望,哪能继续活着呢?

今晚煮了丸子年糕火锅,将近一斤的丸子全部下进底料里,和Shawn两个人窝在客厅沙发上慢悠悠的吃,两个人各一台电脑看连续剧。我在看《NANA》的大结局,没有看过漫画,所以还很疑惑,丸子夹在碗里顾不上吃,快凉了的时候被Shawn夹走放进锅里重新热。我们这个冬天都长胖了,虽然没有很多,不过就是脸都圆了点,就像准备冬眠的动物一样增加了脂肪。她常捏我脸,揉我头,说我是她养的臭仓鼠。(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像仓鼠,何况也是我养她,她基本不做饭)有时候我们也会想着健身,结果上次不小心健身房的游泳卡弄丢之后再也没有去过。说起来也蛮乌龙的。

马上就到2019了,对于时间的流逝甚至没有实感,感觉这一年过得太快了,回想起来只有濒临死亡的酒精中毒,新的住所,剪了短发,染了橘色,看了几场非常好看的电影,失去了两只猫,去了两次海边,还有家里又买一套房子。除了占卜之外,最近开始在国际市场的期货股票这些方面的投资挣钱。

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比如月底要一定北方。

今年都在南方打转,武汉,株洲,北海,张家界,厦门,惠安,希望最后一站是哈尔滨。为什么是哈尔滨呢?大概是因为去过中国最南边之后想去最北边吧。还有想滑雪,想知道靠近俄罗斯的北方之城模样。

想抽爆珠,今天路上买了一包,抽了一根后塞口袋里,结果口袋太浅,回家才发现掉了。酒今年是不想碰了,酒精中毒的经历,让我现在联想到那天晚上的一切事情都是忍不住眩晕恶心,堪比电击疗法。不过这也是好事,再次之后,清楚了自己的酒量再也不会乱来了。

18之前我像奈奈,18之后则更加像娜娜。不过这两者,原本也就一直存在于我身体里,风起云涌,暗自骚动。无论是谁,都是我。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