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我站在山脚,选择攀爬或是离开。

“说起来,我妈妈的爱情观真的比我的勇敢很多,也浪漫很多。我不管多喜欢一个人,都在背后吊着一根安全索,一定要极其确信这个人喜欢我多过我喜欢他,才敢剪断这根索让自己坠落。

我妈就不一样。她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妈妈不怕没有人爱你,怕的是你遇不到你真正爱的人。她知道我在爱情中常常娇纵,总是鼓励我要真诚、真挚、付出百分之一百的真心,说如果这样做,感情结束也不会感到遗憾。以前我觉得傻,后来想不如一试,事实证明她说得一点不假。

曾经在我不确定会留美还是回国时,有一个机会可以和喜欢的男生去公路旅行。本来我是不想去的,怕万一陷入爱情,又不得不离开,徒增忧愁。我妈却极力鼓励我去。她说:你想想,这个夏天,你开心了、享受了、爱了、伤心了,总好过一个空白的夏天。”

这是今天偶然看见的一段文字,看完的时候心里突然有点苦楚。

我承认我是羡慕的,羡慕拥有会鼓励人的长辈的人,而我的感情,别说鼓励和支持了,我甚至不敢在家人面前提出口。我不知道如何告诉他们我经历了什么,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什么性别。有时候,我觉得家人会是这个世界上离我最近的人,可是大部分时候我只感觉到这一切都遥遥无望,触手不及。我在他们面前只能逞强,甚至,逞强到了自己也以为自己强大起来的地步。

我想要被鼓励认可的,哪怕只是来自家人的一次点头,哪怕是陌生人可以拍拍我的肩膀。

我想等到一个人告诉我,说:你去爱吧,就像爱海棠,爱冰激凌,爱夏天的那样去爱一个女孩。你们没有什么不同,男生女生没有什么不同,爱情和世间的千千万万物没有不同。

在更早的时候,我就是那个不敢剪短安全绳索的人,我小心翼翼,我斤斤计较。其实我从来不怕自己付出的很多,而是怕自己过于认真主动最后被对方玩笑对待。我怕自己在对方心中不够重要,所以拼命的想得到对方的爱和付出,来作为我死心塌地的筹码。

我怕这是赌场,上瘾之后財散人空。

这一切就像《罐头厂街》里的一句话——为了得到食物,恐惧饥饿的人在争夺食物的时候吃坏了自己的胃。为了得到爱,缺爱的人在索取中失去了所有的可爱之处。

很多次,我是说很多次,我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会陷入很深的难过之中,这种难过几乎是不可自拔的,因为它们掺杂着太多复杂的感情,这种感情是内疚自愧自责,是甜蜜酸楚遗憾。这些难过会让我觉得,我现在的快乐和幸福都是借来的,我没有资格得到这些,我所有珍惜的注定要失去,因为曾经我也让别人失去过,让别人痛苦悲伤过,我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再快乐。

我很难说一件事的对错,但是我觉得自己曾经就像一个混蛋,因为害怕失去所以胆小的逃跑,因为害怕伤害所以不去尝试,因为害怕欺骗所以不去相信。

最后发展成每一次,当我想靠近一个人的时候,结果只有落荒而逃。

曾经我只会接受“被爱”,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力量去爱别人,爱别人这件事对我来说,太需要勇气,我不会爱自己,甚至厌恶自己。对于美好的事物我只敢羡慕,不敢行动。所以,我对爱过我的人,当时帮助我的人心怀感激,即使这些人离开后让我遍体鳞伤,我也依旧感谢,感谢是他们教会了我什么是温柔,教会我怎么去爱和喜欢一个人。

被爱固然很好,可以不用回报的享受无微不至的关照,享受来自另一个人的义无反顾。当被爱的时候,你可以站在一个制高点,看着对方是如何不辞辛苦的一步步攀登到你面前,而伸手拉他一把亦或是推下悬崖都取决于你的选择。

但我也发现被爱是悲哀的,这种悲哀是一旦你接受了一个人之后,出于害怕对方离开,你会不断的索取更多的安全感。而其实这种不安全感正是源自被爱,在没有同等付出的情况下接受了原本可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捡了天上的馅饼。

如果你不动心不动情,那一切都是简单的。可是只要你也开始喜欢对方了,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喜欢和依赖,就会引起漫长的拉锯战——为了考验对方的忠诚,你把自己的任性娇纵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把自己连根拔起,一边忍着疼一边咬牙切齿的问对方,除了花你会喜欢我的根吗?你把所有的甜言蜜语藏在心里不敢表达,因为害怕对方一旦知道拥有自己的心就会随意起来甚至践踏。

明明是被爱的那方,挣扎又痛苦。

等成长一些的时候,我自己有了力量的时候,我问自己何必要求对方接受全部的自己?何必要求对方把现在自己的过往都承担?何必要求对方无微不至的照顾经不起冷落一分?

我们都是个体,不是巨型婴儿,我们有承担自己的责任和照顾自己的能力。作为成年人,我们理所当然的,可以用花和蜜勾引对方,用枝和干诱惑对方,但是如果对方不喜欢躲在土里粗犷丑陋的根,那又何妨?花和蜜,枝和干同样都是我们的一部分,总不能就此就断章取义的说,对方不爱自己吧。

于是那就心安理得的去爱,心安理得的被爱了。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