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在海边写给你的信

“手脚冰凉是我的老毛病 即使是夏天 也很难热起来
记得和Shawn第一次同居一起睡觉的时候是秋天
我的四肢就和冷血动物一样僵硬寒冷
她不小心碰到被我的手脚冰到吓了一跳
身体反应让她缩了回去
可是接着 她又颤颤巍巍的把手伸出来握住我
我记得那一刹那
温暖的力量顺着手心流上来 直挺挺的 抵达心脏”

下午3:16分,我顺着避风塘走到边缘的栏杆,爬过去,踩着巨大的黑岩石,可以看见这些岩石上寄生了许多海生物,它们背着各种花纹的壳紧紧的粘合在一起,在一些石头与石头的缝隙里有退朝留下的小水池,浅浅的透明的,当人一靠近就可以看见因为被而惊扰四处逃窜螃蟹和小虫。
从这儿眺望过去,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海天一线,两边是小岛和弯曲的马路,小岛上面有老人在钓鱼,有许多绿植布满山顶,而下面则是裸露的黄岩。海水涛涛,白鸟飞悬,岸边绿色的小公交车时不时经过,一切就像宫崎骏笔下的动漫世界般,干净,安详,漂亮。
我把耳机声音开到最大,画板颜料丢在旁边,不顾脚上的鞋并不适合攀爬就直接从堤坝翻下去,堤坝底皆是“T”字形状的巨大黑色岩石,沿着整个海岸线堆得数不清多少,这里面插着钢筋, 大概是为了防止涨潮的工具吧。而从这上面踩上去,就可以走到红色黑色相间的巨大岩石上了,这些岩石是裸露的海床,我难以想象海水曾经蔓延了这儿所有的石头,把一切都隐藏在海水中,把所有的坚硬都包容变成汹涌。
沙滩是金黄的,刚刚退了潮沙地很紧实,踩着脚印也几乎印不上去,有围着花纹头巾的当地妇女带着桶子弯腰在沙滩上捡花贝,这是安惠女出名的装束,彩色漂亮的头巾和短短的上衣,我喜欢他们这儿女人的自信,不管年纪如何都精致的打扮自己,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上面插着小梳子和头饰,耳朵两边垂着金色的耳环,印满花纹的头巾一直搭到肩膀,身着普蓝色的衣服,脚踩一双透明的凉鞋透出袜子,一只巴掌大的零钱包也是金属扣和各色的花纹,打开,里面有许多硬币和零钱。
在这除了商店,微信和支付还没有普遍,交通没有的士,第一次知道拖拉车是常见的交通工具时,我还不太愿意坐,这儿拖拉车一般比较旧,看起来就像搬家拉货的车一般,里面的座位分两边,木条上面简陋的安一个条皮垫,车顶上垂着一条粗麻绳便是“把手”,背后铁皮许多生了锈导致让人根本猜不到原本的颜色。
拖拉车不是随叫随到的,而是随缘分遇见,如果运气不好没有碰到,就只能步行到人多的地方才等到车。但在之后发现做拖拉车的乐趣和性价比后,我经常坐着突突突响的拖拉车到处跑,我喜欢坐在靠近门的位置,就像公交车喜欢做靠窗的位置一样,这有180℃无死角的风景观光,可以享受满满的阳光和风,不过五块钱就能去县城任何地方,速度虽然不快,还摇摇晃晃和船一般癫上癫下,但是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县城的每个角落,可以认识坐在自己身边的当地人。
这儿的女人因为劳动而自信,男人也比较纯朴。走在路上就算你不是当地人也没有人会紧紧的盯着你看,不会觉得你穿着打扮不同或者如何,就很不礼貌的搭话。在北海的时候,人满为患的海滩上,我在海里几乎不太敢上去,穿着泳衣上岸的时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那种目光多数来自男人,非常不尊重的,盯着人身体目不转睛的眼神,非常恶心,特别是同样来北海旅游的男人,在海里就在人周围飘荡,可以经常对视到,听到他们讨论的声音,比如搭讪什么的。
这些都还好,最过分的是直接拿手机偷拍的人,即使Shawn生气的冲那个中年男子吼,骂娘,他依旧的拿摄像头对着我,闪光灯一下一下的。之后,我就不再想去银滩了,自然的也影响了对北海的印象。
而在这,我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可是当我坐车坐过头仍旧浑然不知的时候,身边的陌生女人会耐心的用蹩脚的普通话告诉我,再流利的用家乡话告诉司机需要掉头。
当我站在海中,微凉的海水带着细沙从脚旁冲过,我听见海平面的船开始响鸣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到,泉州惠安几乎满足了我对海边小镇的所有想象。
云在天上飘荡的时候 影子落在地上 山体一明一暗的切割出形状,温暖干燥的风,带着海的味道迎面而来。
这儿时间缓慢,天亮天黑都很早,下午四点白色的月亮就悬在天上,无论是海边还是街上人都很少,适合和爱人一起牵手慢悠悠渡步,小吃商店买东西不用排队,没有太多商业化所以也没有特产和坑人的导游。安详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接着便是宫崎骏动画般的配色,就好像在这个海边,会有一处房间和《且听风呤》里一模一样,有美好的故事在这里萌芽发生。

“你猜猜,我今天给你买了什么礼物?”视频里的Shawn还在学校上课,她说话小声得可爱,九百公里外的我在踩水玩,把她的名字写在沙滩上。
“嗯?是什么呢?”我一边踢水一边随口问道。
接着她发来一张图片,是一个电热毯的订单。说真的,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几百块的口红觉得俗气,几千的项链也不一定感动,但是,只是一个电热毯,就一刹那让人热泪盈眶。我想起以前晚上我把冰凉的脚丫靠在她腿之间,出门的时候她把我的手往她口袋里攥,还有每天晚上睡觉怕我冷她总是把我搂紧。即使现在我在天涯海角的地方享受温暖阳光沙滩,她也惦记着为我回家准备一张电热毯。

“你看,最终温暖我的,不是光不是热——是你。
  我爱上的,不是天涯不是海角——是伴你咫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