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陌生人】01

先注意到的是那一袋子香橙,在白炽灯明晃晃的光照下,穿着黑色衣服人群的称托下,那些香橙即使在塑料袋里也明亮得发光。

黑色的塑料勺子也在袋子里,先是觉得奇怪,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个挖土机的玩具,于是很快联想到这可能是送给某个孩子的礼物。接着顺着地上的塑料袋,我看见了那个男人擦得发亮的皮鞋,黑色的皮质上印着不认识杂牌子的金属牌子,那双鞋也可能完全是新买的,因为完全没有看见鞋底有泥渍。

顺着鞋子视线往上,那明显是上了点岁数的男人了,脸上有风霜的痕迹,皱纹遍布,特别是在皱纹中心的那双眼睛,带着疲倦微微泛红,胡子没有剔,短而坚硬顽强的发布在嘴周围像顽强的草根。他很瘦,皮肤黝黑干皱,鼻子挺拔,眼睛很深。远处有人发生口角,许多人张望吵吵闹闹的,而他却专心致志的抬头望着车次屏,看着里面闪动的数字,然后低头看手机时间,如此反反复复。

他的西服明显是不合身的,空荡荡的裤腿,外套套在他瘦巴巴的骨架上显得松垮,里面不合宜搭配了一件深色的圆领毛衣,我几乎可以想象出在着衣服下面的身体是怎样的姿态,如同枯竹般纤细又僵硬。

那是标准的外地打工男人的装扮,一手背着卡通的蛇皮袋,另一只手提着大塑料袋,但是可以看出他精心装扮过,全身任何地方都干净笔挺,想必是出门前认真照过镜子很久的。

我想那大概会是一个安宁的小镇,或许有些贫穷,但是有他的家人生活在那,大片大片的绿色上是矮小的山坡,如果下过雨便会有泥土的气息,孩子们可以在土地上玩耍,那里或许还存留一些城市已经没有的游戏,丟沙包或者跳格子。

他只是万千外地打工者的其中之一,我对他的了解不过是同一趟列车的候车室邻座。但我确信有一刻我参与了他的生活,感受到了等待的心情,对于回家的期盼,还有穿着笔挺干净的衣服坐在凌晨火车上昏睡的疲惫。

深夜的列车窗外是黑漆漆的,布满灰尘的玻璃只能看见自己模糊的影子,但等到天亮,待他睁开眼睛,那片土壤就在他脚下,那些熟悉的风景就在眼前,期待他归来的孩子会兴奋的拥抱他,如获至宝的举着他带回去的礼物,他的亲人用刀切开那些圆滚滚明亮发光的香橙,就像点燃一盏盏烛灯。

热热闹闹的,一桌子饭菜冒着香气热气腾腾,年纪还小的孩子们抢着喝大瓶的颜料一个个吵吵闹闹的,旁边的母亲一边轻声训斥,一边夹菜放进小孩碗里让他吃完。

为回家而精心准备的男人。

看着眼前的丰盛和团圆,终于安心的坐下来为自己倒一小杯白酒就着花生米慢慢的饮,那个时候他西装下那弯曲的背脊一定也如身着的西装一般笔挺。

浊酒下肚,风尘与疲惫在欢笑中一扫而尽。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