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我不能切身的感受她的痛苦。

今天一觉醒来,听见她叫唤,叫得人很揪心,一声一声的,像在哭一样。很难受,难受到我甚至希望她可以死掉,死掉就不用被病魔所带来的痛苦折磨这么久,这个想法闪过脑海,立刻感受到罪恶感,我怎么可以希望她死???

于是更加难以面对她,听见她的声音感到更加痛苦,走过去看见她,小小的蜷缩在一团瑟瑟发抖,尽管如此难受了,她看见我还是有气无力的走到我身边,努力的想靠近我,想我抱她。

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眼睛下垂,身体消瘦了很多,本来就去很小的身体,变得更加轻,更加没有力气。以前她喜欢顺着人裤子一路爬到人肩膀,而现在她连站都站不了太久,只是不停的看着人叫,让你主动抱她。

一定一定非常难受吧。猫咪的耐受能力很强,表现出来代表比我们看见的会更加难受,三三她一定是忍了很久,忍到受不了,才这么叫的。她太乖了,明明两个月,但很懂事,从来不弄坏东西,傻傻的,只喜欢吃。

可是,现在她连吃现在都不吃了,猫粮在旁边,放了几天都没有动,水也不喝。于是只好去买了注射器,买了葡萄糖,药,兑水喂她口服,幸好的是她都很听话的喝下去,没有吐。

送宠物医院对我们来说负担太重了,治好她可能需要大几千,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准备带她去医院,等下个月生活费一下来,就去带她看病。昨天,我们去书店查看关于宠物医学的书,百度,知乎,也都查了很多相关资料,拉肚子,以及看她呕吐过一次,不吃东西不喝水,可能是猫瘟,或者猫蛔虫,问了一些人,说法各不一样,有的说感冒,有的说是消化不良。上次去医院给她体检,因为太小,血管扎不进,取血失败,于是也不知道白细胞多少,测量体温,医生说可能因为她挣扎得太厉害,所以偏高,39
℃。

买了一些药喂她,好了一点,但是今天早上,再次加重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她在叫,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躺在床上,我甚至不敢去看她,不敢看她是怎样痛苦的忍受,又是怎样精疲力尽的挣扎,更加不敢看见这样子的她,仍旧忠心耿耿的,一步步艰难的靠近,拼尽全力的想依赖在我和Shawn身边。

我们相遇的太晚了。

如果三三可以坚持住,我们的相遇就不会晚,她还那么小,我们还这么年轻。未来还有那么远那么多未知。还没有带她去草坪晒太阳,还没有给她穿好看的衣服,还没有做鸡胸肉喂她,没有给她买不同的罐头,没有让她洗香香后和我们一起睡,没有感受她慢慢变大变胖的过程,没有来得及给她换一个大的笼子,更加舒适的生活环境……

还有太多,没有的事情。所以一定一定不会放弃,所以一定一定,三三一定要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我和Shawn都坚信她会坚持,会感受到我们的心情,知道我们爱她。Shawn比我更加害怕三三的死亡,每次我一提,她就让我不要再说,她和我都是第一次养猫,三三对我们来说非常特别和重要,重要到平时两个人外出都急着回家看她。她生病了,我们坐在床角,不约而同的叹气了。我不想避免在她面前谈死亡这件事,因为不管如何,都要做好最差的准备,但是仅仅只是现在在打这些文字,我感受到眼睛开始模糊。

我知道自己很害怕,害怕这种无能为力,害怕看着珍视的生命在面前逝去,害怕面对,面对冰冷一动不动的身体。这是曾经养宠物的阴影,我曾经养过的宠物,每一个都是自己牵手埋葬的,抛开泥土,用布包住已经僵硬的身体,然后放去,埋起来,放上花。之后,每一次经过那个地方,看着花在泥土上绽放,枯萎,掉落。感受,从生到死的变化。以及被世界遗忘的结果。

对它们的死亡我总是一味的责怪自己,而对于它们的记忆又总是犹新。但是我不想表现出来,不想让Shawn也难受,或者害怕。
所以我去安慰她,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