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記,不完全悲觀的悲觀主義者

想了好久还是觉得应该发(关于三色幼儿园)

  [一座孤岛]

  红黄蓝的事件一出,就像在油锅里放下了一块鲜美的生肉,一时间各种新闻争先恐后的报道,微博热搜网友纷纷站出来表达看法,许多的明星也开始转发支持,但这其中也不乏趁机兴风作浪别有用心的人。一时间好的坏的纷纷露出了头,而这如雨后春笋一般的景象反倒容易让人麻痹,忽略了很多微不足道又至关重要的事。
   
2017年11月23日,取证结果正式确认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存在猥亵,扎针,注射,喂食不明药物给幼儿的现象。

对此,央视新闻发表声明一经查实,绝不姑息的同时,微博官方又在不停的撤热门删相关评论,企图控制事态发展与传播速度,用更多无聊的娱乐八卦来掩盖丑闻。
     
中国人民一直是很老实的。
  
不知何时听过这么一句话,却让我一直念念不忘。
      
即使是在现代,古代封建皇帝专制统治的记忆依旧残留在中国人的身体里,带着一股奴性。无论是从小接受的硬式教育,还是大多数家庭的教育与传统观念的影响,这些都让人潜移默化的变得逆来顺受,易于满足。
    
这样的人民是利于管理的,他们不容易暴动反抗,老老实实朝九晚五的为生计工作。而这样的人民,如今连语言发表权,知情权都受到限制。实则让人心酸。在没有给出任何正面回应和合理解释的情况下,财经网,新京报,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均被莫名删除,而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个例了,大家如此关注的事件反而被隐瞒被压制传播,这种遮遮掩掩面对事情的态度,不得不让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质疑为什么。
    
而关于这件事,大多人骂红黄蓝幼儿园老师的劣行,也有太多人写关于社会道德的问题了,所以今天我要说都不是老生常谈的这些。非常清楚的是,这些糟糕的事情就像蟑螂一样,出现了一只,不代表只有一只,而是说明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还潜伏了千千万万只,即便打死了一只,未来还有千千万万只可能出现。而在当下没有足够能力将它们一网打尽的情况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力预防它出现。
    
我想知道,有人认真听过孩子们说话吗?
    
红黄蓝幼儿园三岁的童童回家和母亲说她被打针了,家长以为是孩子乱说,一直不重视,直到看见了针眼。而在别的受害儿童家里,孩子哭着不想去幼儿园的反抗心理则被家长想当然的当做是不适应新环境。
    
如果从一开始这个世界的成年人,可以坐下来好好听听孩子在说什么,可能就可以避免很多危险,我从不觉得那些家长是无辜。
    
因为工作的忙碌对小孩的了解甚少,不重视孩子说的话几乎是中国家长的通病,无论是儿童还是青少年,与家长好好沟通的家庭不在多数。一方面是家长自认为孩子说话胡言乱语没有依据,另一方面他们忙碌没有把孩子的话放在心上太想当然。所以许多无助的孩子实际上已经朝这个世界上他们最信任的成年人发出过抢救信号了,只是这些家长没有重视才导致危险的继续发生。
    
在人生的过程中,最重要也是最迷茫的时期莫过于童年到青春期结束的时间段。这是一个人形成人格,世界观的主要时期,在这个时期充满了动荡不安,未知的事情与内心身体的快速变化无疑让人不知所措。而面对这些问题的方式却没有课本教我们,没有家长的引导,往往是自己头破血流后才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关于未成年保护法已经给了儿童,青少年足够的保护,只是这些保护大多数起到的是威慑作用与事后的处理方式,而真正重要的,是安全教育,如果有足够的安全教育,可能才是防止这些事情发生的根本。
    
中国人是含蓄的,关于性的话题,一直难以启齿。甚至当小孩问家长,自己从哪里来的时候,家长也只会半开玩笑的说,是从胳肢窝里掉出来的。这些避免谈及性的行为,在没有性教育的中国,无疑让孩子对性的了解成为了一个盲区。正因为不明白什么是侵犯,什么是私密部位,才会让打着各种主意的人有机可乘。
      
了解一件事从来不是错误,很多危险正是因为不了解才会发生。
     
近几年关于性侵犯,性骚扰儿童的新闻报道越来越多 ,无论是来自学校校长的猥亵,还是来自亲人的性侵犯,或者同这次一般幼儿园儿童集体猥亵的事件。这只是报道的,没有被揭露到公众视线下的事件只会更多,它们在黑暗里骚动,你永远不知道它发生在离自己多近的地方,可能就是小区下的那家幼儿园里,可能就是每天上班经过路边的学校里,可能就是你擦肩而过看见一个成人牵着一个哭泣的小孩身上。

这不是危言耸听,在没有办法杜绝发生的情况下,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尽力所能及的力量去关心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们。
      
性教育是否可以顺利在中国广泛的推及这一切都是未知,而幼儿教师门槛,药物走私或者勾结当地的管理阶层等种种,我们知道很难斩草除根。 所以我们能做的很少,也很简单。
     
从今天开始认真孩子们在说什么。
    
告诉孩子什么是性,怎么保护自己,这不需要害羞和逃避,告诉他们这是正常的,是每个人都会要知道的事情。不单单是性,抑郁症,心理不健康的孩子们也需要帮助。在这个社会还没有办法完全拯救这些孩子的时候,必须学习会自救。
     
那些只在键盘前,屏幕前敲字发表自己的正义感,功德感,转头把事情全部推给这个国家的人,从来学不会反省自己。
        
就像我很喜欢的一句话,凶手不止一个,帮凶不止一个。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干净的宝物,他们也是世界上最孤独的生物,很少有人听他们说话,小小的他们看见的都是大人世界黑重重的人影,陪伴他们的娃娃,机器人,电视机都不会陪他们说话,所以常常可以看见小孩子自言自语的样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们对身边的一切未知充满了好奇,也充满了不安全感,他们小心翼翼的学习,还努力把自己的期待幻想给这个世界。
        
这样可爱的生物,就像社会洪流中的孤岛,是为数不多的净土。如果在未来的一天,他们要离开那片充满童真的土地,我希望不是以伤害的方式。而是被深爱着他们的人,跨过层层巨浪,划着船只来到身边,拥抱着告诉他们。
           
   “宝贝,你长大了,和我们一起走吧。”

(写这些的时候Shawn已经在我身边睡着了,蜷缩着像小猫咪一样,凌晨的夜晚我看着她的脸,感觉更加坚定了,要在这没有焇烟的乱世好好守护她的决心。)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