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记录姬佬的生活日记

【生日快乐】

   我没有打算把这写成小说,因为这更像是我的生活,所有的故事都是唐突的开始唐突的结束,没有任何征兆和伏笔。但是我想正因为这样,此时此刻我才能没有顾虑的非常自然的写出这些文字,不用去考虑小说的形式感,因为它就在那里,很清晰,我要做的仅仅只是记录。
                                                                                              ————     Ava
    我交过几个男朋友,就像不停的救赎自己一般,把每一个人当做自己的救命稻草,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的发现,那该死的稻草是燃烧,我抓着只会灼伤自己。
     有很长一段时间,在高中,我非常的混乱,对温暖几乎是饥不择食,有人对我好,我就像流浪狗一样跟着那个人走,随便他们带我去哪里或者做什么,我只需要扮演好那个他们喜欢的角色,做一个女朋友该做的,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他们的付出,可以随意任性的提出任何要求。
     可我从来没有提任何要求,因为我物质上向来自给自足,我内心很清楚很羞愧的了解,自己只是很寂寞,想找个人可以认真听我说话并且对我好。一旦了解目的对感情就更加内疚迷茫觉得一切糟糕头顶。
      高中结束的时候,我庆幸自己撑过来足够享受那个足够长的夏天,我写了好多旅游计划,但并没有做,那三个月我哪都没有去,什么也没有做,我变成了茧,把自己缠绕起来,一层一层,在封闭的黑暗里开始自我修复,同时明显的感受到,来自茧外伤害的声音和撞击。
      来自家庭,来自未知,来自亲朋好友,来自各类羁绊。
      十八岁生日那天,我被认识一个几个月的男生带到他家里吃饭,姑且叫他月华,他母亲在家,虽然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但外表完全看不出来,身材保持得很好,脸上几乎没有皱纹。他拉着我做到餐桌上,我开始不安,只知道礼貌的答谢,然后保持微笑。
       “你在哪里读书?”
       “母亲工作在哪里?”
       “你父亲是省级单位还是市级单位?”
       我知道他父母都是当官的,家庭环境很好,但我也没有料到他母亲会第一次见面就问这些问题,她甚至连我名字都不知道。
        “妈,你查户口吗?”月华忍不住抱怨。
        “我这不聊天呢,不是吗?”他母亲笑着,眼睛看着我问。
        “哈哈,对啊,聊天呢,没事。”我冲他扯了一下嘴角,但感觉自己脸上打了石膏,不知道做一个笑的表情是多有难。
         餐桌上都是保姆做的菜,我不敢夹远的菜,也不敢弄出声响。一直埋头吃眼前的白菜,我真庆幸那一大盆白菜拯救了我的不知所措,如果没有白菜,我估计会扒白饭。
         他给我夹了菜,但仍旧缓和不了气氛。这种情况等到他父亲回来才好转了一点,他们的话题不再是我,我匆匆吃完,放好碗,主动礼貌的退出他们的家庭聚餐。
          离开他们家,月华送我,我走得很快低头不说话,他在后面追,最终和偶像剧一样狗血的扯住我的手用力拉进他怀里一把抱住问我怎么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在地铁上我就说了,你妈妈会问那些。”
           “我不知道……她以前从来不这样。”男生有点委屈的不解。
           “这就是你说的,开明,开放,非常友好?”
           “她可能只是想了解你。”
            “了解我?第一次见面连我名字都不问?也不问是你哪个学校的同学?直接问我家庭?对我基本的尊重有吗?”我开始控制不了情绪,但眼泪也只是含着。
             “听着,我们还没有交往,我只是你的同学,是你说,要带我去你家吃饭庆祝的,所以我没有回家。今天是我生日,我生日啊。十八岁生日。”我听见自己声音在抖。
            接着我们开始沉默,阴天的下午五点,不远处在修地铁站尘土飞扬,是厌恶的灰蒙蒙的空气。公交车站没有可以走的车,我在原地焦虑转来转去,不停的咬手指,一心想逃离这个地方,尽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为什么要答应他这个要求,然后弄得自己这么不愉快,那些问题不是针对我,更像是针对我整个家庭,在不尊重我的同时,不尊重我的父母。我承认我家不是什么大款,但也不会说出去丢人,我不明白自己干嘛自讨苦吃。而我又无法责怪月华什么,因为这不是他的错,是她母亲的问题,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知道他不会故意让我不愉快。
            走到地铁口,我清楚自己太敏感了,但又无可奈何这不是我想太多,而是女人和女人之间很明显细节的压制。
            “今天谢谢你可以带我去你家做客。”我深呼吸一口气,像小学写作文被迫憋出结束语一样,“你父母人很好,谢谢他们准备的晚餐,辛苦了。你快点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他犹犹豫豫的皱着眉头,一脸不放心的样子:“你不要不开心。”
           我是成年人了,我告诉自己,你要学会控制感情。
          在人挤人连站都站不稳的地铁上,我在角落戴着耳机听歌。回家还是要笑的,不能让别人看出不愉快,我只是委屈,这是我的十八岁生日。
           我是一个从来不看重生日的人,除了这次成年,因为我没有参加过学校的成人礼,也没有一张毕业照,没有同学录,我的高中生活都是颠簸辗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可能根本没有哪个班的人会记得我,也没有人了解我。
            十八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不仅仅是我成年了,它也代表我拥有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资格,我不渴求蛋糕,聚餐,或者礼物祝福。但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我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失落。
            在有那么一瞬间,人来人往里我不知道去哪里,地铁站人好多,没完没了的继续。我不想带着这种心情回家,但是我还可以去哪里。原本想着去江边,想趟水,却莫名其妙的跟着人群一起下车了。不知道是我表情太悲哀还是什么,引得旁边的男生一直回头望着,但是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心里面很难受,人那么那么多,我忍了好久,才不让自己哭出来。
            人好多,讨厌的味道,烟味狐臭脚臭汗臭体味酸臭味,头晕脑胀。我还是要快乐,要看起来很快乐,还有好久才到站,站着脚在疼,肚子也不舒服,我不想回家。那就不要回去。随便干什么都好。
            那就许愿吧。
            没有任何仪式,站在电梯上双手合十低头。
            这十八年我过得艰难,太多不安稳和毁灭性的伤害,我回顾这一切,我很遗憾,在青春要过去的时候,我从未真正的爱过一个人。我想要爱一个人,想拥有爱的能力。就像曾经有人疯狂的爱过我一样,我想去付出,把这个混蛋的自己,七零八落的灵魂全部奉献出去。
             我想不要命的爱。
             因为只有爱才能毁灭我。
             这是我十八岁,唯一的愿望。
           
    
             
    

评论

热度(4)